これまで も これから も ありがとう

これまで も これから も ありがとう

Advertisements

Grumbles

本來應該沉默了,也預計了首日後的各家的言論。想不到的找到一個曾經最喜歡的嵐禁寫手微博號,但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明明出坑了明明在127當天說了這麼一句話,憑什麼現在要在TB開店搭擋卻用當年寫手的大名號做廣告;不敢直接@微博名不就是怕微博內容太雷影響財路。「撈完奧運那筆徹底saybyebye,算盤打得很響呢,我勸你們別再花錢了」,既然這樣,你搭擋憑什麼以你當年的名號讓不少嵐飯給你的設計轉發和買單。

那一刻覺得自己吃屎的原因是我曾經非常欣賞她的文筆和語言。真的有吃屎了的感覺。

最後

自1月27日起已經過去三週了,這三週其實是心理狀況不太好的三週,這三週是如果我只看twitter心情是不錯的,但又忍不住點開weibo犯賤。我當初要追隨他們不是為了讓自己變成現在這樣的,如果因為他們讓我現實生活處不好,這不是追隨他們的初心,我想也不是他們想看到的事情。是時候好好地為這件事寫下最後的想法,然後變回當初看視頻不開彈幕,他們出什麼都買一下,不再刻意去搜其他人對於他們的評論,做回那個最安靜的自己就好了。現實中我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好。

我一直問自己究竟我想怎樣呢?是不是只要有一天一個飯都不罵了我才放心?我不知道。前些天看到小川アナ結婚報告就忍不住想今天有多少人不留口德地罵Oちゃん,就如同當天我看到那篇被我定義為自爆報導時心裡有多不理解一樣,不同的是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地方說過主播先生一句壞話。可能我的底線是只要團不解散就可以了,可能我依靠他當年說的一句話撐過大學撐過到美國後不知累的燃燒自己的一段不短的時期。

然後我再問自己為什麼相隔數年這次又能平心靜氣地接受呢?我想因為他們明確說這不是解散,他們也說了不是感情不好,他們甚至說了不能讓一個人的想法決定嵐的未來但也不能用其他人的想法束縛一個人的人生…主播先生的原話是人生,這麼高尚的一句話我真的沒有想過可以從一個偶像團體的会見裡聽到。就沖着会見的完整報導我當下覺得我過去十二年沒有追逐錯偶像。當然還有很多人會說以上的話都不是Oちゃん說的,說尖銳的問題他本人都不回答,面對這樣的質疑我內心不只一次想說如果Oちゃん是能言善道口頭應對能力好的話他也不會是大家認識的嵐的Oちゃん吧。甚至對於在weibo或者知乎上那張很出名的嵐会動圖我真的想說是不是一個人只要有任何一點不對就可以順利成章把任何不好的事情都往他身上潑?當大師說完那句話,動物先生想拿點什麼東西吃發出低笑聲,Oちゃん被吸引過去看了動物先生一眼,然後再想起什麼而笑的吧。不能祝福不能原諒要罵我都能理解,但為何不能客觀一點呢?

我想那句俗語說得很對,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我會記得2007年因為love so sweet開始關注他們,接連看到utaban,まごまご,宿題君後把我按在這個坑出不去的we can make it,再接下來補番就更加覺得要一輩子應援。往後的故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他們越來越紅,越來越大規模的演唱會,很高興看到他們辛苦這麼多年進軍黃金時段,然後為了另一種意義的進步,他們變成很立派的藝人了。

我也因為他們堅定不移地向自己定下的目標一步一步前進。

只不過我心底裡最懷念的始終是那些年不管任何時候都笑臉面對的五人。比起現在的黃金番我確實會更懷念製作不太完美畫質不太好卻更能觸動我的舊番組,可能會看到他們暴動的一面,可能會聽到他們說一些地上波不能說的事,可能會再次看到他們把笨蛋實驗做成黃金番SP。那些比較真實的情緒我總覺得隨着年齡增長和綜藝策劃變得越來越收歛越來越難捉摸…也難怪我暫時比較愛的番組是動物先生的個人番啦。

說到底時間是最好的證明,想跟他們好好地走完接下來的兩年。然後希望有一天他們再次歸來,說一句嵐です。

他們是我的信仰,那麼多年都一樣。日語仍然會為了他們一生懸命。

至此,不要再想那麼多,喜歡上你們是為了讓自己也變成理想中的大人,所以繼續加油以最好狀態的自己等待你們回來,親眼去看看你們。

我想我當年寫下這些文字是因為我真的一直都在準備這一天的到來吧。

***

已經得到太多超乎想象超乎預料的東西,不能確定今日所得是不是自己所想的,或是盡力地完成別人所冀盼的。不再茫然但也無法說出下一個目標,是因為走了一圈發現夢想這種東西很多時候只能口上說說,可能變成隨波逐流,可能堅持心中所想,誰也說不準確切的途徑和到達的終點。只有踏出一步又一步,驀然回首或者會笑着說為什麼當時那麼傻笨,又或許會感嘆說當時真的很厲害吶,但是夢想果實的味道只有當事人才了解,是甜的抑或苦的沒有親身經歷過誰也不知道。

***

十八歲的大野智看着那個也想逃避的人努力抵抗身體的不適迎着海風在搖晃的甲板上站了好幾個小時,就算他很想逃跑,帶着偟恐的心情,逃避心底的疚愧,他還是完成那個價值不菲的見面會。十九歲的大野智認為每天只睡半個小時一定會死的,所以他仍然很想逃跑,但沒有人抱怨過,他也覺得就算沒有很受歡迎也不要扯別人後腿。二十五歲的大野智看着那個一直說要當帥氣偶像的人無所謂的剃去了頭髮載上不怎麼帥氣的假髮和帽子,他學會別管事與願違,他的工作就是給大家帶去夢想和希望。三十歲的大野智認為如果每天睡上半小時已經是一件幸福的事,他不再逃跑,帶着感恩的心情站在聚光燈之下。如果他也負責着為誰帶去希望實現一個美好的未來,那麼,他一定盡全力描繪一個微笑的長着希望之草的未來。

***

製作過各式各樣至今還未到逹理想地的材質船,從第一艘的紙船到最近的鹽船,自那搖搖晃晃中兩個人體會到什麼呢?是加之的器材裝置變得越來越多?坐上去參與的重量變得越來越重?還是製作費變得越來越高?

***

畢業紀念冊裡總是記載一些煽情的句子,當天寫下祝福和誓言的人,今天又身在何方呢?生命裡的每個驛站都有功成身退出站和挽手同行入站的人。海風吹得喉嚨乾澀的那天,他們沒有說『要成為嵐一輩子』;灰塵入侵鼻子發癢的那天,他們實現了一個願望;人造燈光照得東京都的黑夜都發亮的那天,他們並不確定這是不是一直追尋的目標。

***

在川流不息的時間洪流裡,搭上的這艘命運之船讓我們相遇了,然後一同浮浮沉沉過。走過連十週年都不敢想像完全看不着未來的時期,走過在大雪天裡堆雪人創收視新低的時期,更走過在不算大的舞台上看到沒有坐滿觀眾而不甘心的時期,當中丟棄過什麼捕獲了什麼妥協過什麼學習了什麼,僅用一言半句給不出最終的定論。

想不到

//player.bilibili.com/player.html?aid=42928479&cid=75274883&page=1

有条弹幕比较符合赌气剪这视频的原因。
他永远不是我的假,他每句都是真心,可没几个人能懂,能理解。

今晚丁先生在努力加班,我又在搜暴風雨的視頻

什麼叫哭死,看這個視頻絕對哭死
有些事不說出來難度以為沒有人知道嗎?

我發自內心深處吶喊:對當年出坑回踩的最無言

所以,飛吧。
大概沒有人記得松潤說過他當年不想做就是因為他有燃盡症候群傾向,如果他飛走後不會有任何情緒病抑鬱症的話請你飛得多遠就多遠,永遠不要回來。

當年讀大學是靠着你們走過來的,現在要當你(們)的後盾。

Grumbles

或者有些fans傷心難過是因為再也沒有如此厲害的團讓他們引起為傲地追隨,說什麼怕他們回來又談何容易;這些說話在我這種追過Speed從解散到重組的人來講,當然知道他們回來會不一樣,所以那些fans追的究竟是嵐還是紅人飯?到那時候仍然追隨的才叫真fans。現在那些說什麼因為一個人連自家擔的活動受影響再看不到或者減少好多機會看到自家擔的fans,我真的很想爆粗說一句那是你的自私偏要硬扣上別人的頭上。不講and more,從十週年開始差不多每次巡演都總會有人聲音沙啞身體毛病越發嚴重,我根本不敢想究竟這樣一年一次巡演要走到哪一年才可以圓滿落幕。揪着說是一個人先起頭其他四個只能妥協的真的夠了,如果你至少陪伴他們走過低谷高峰承認直到消息發布那一刻缺一不可的話就不會講得休止這件事是一言堂一樣了。

不知道我還會再發多少篇牢騷,只能這樣坦白地記錄。

筵席2

我已經忘記第一次在這裡提到暴風雨是多少年前,但是我今日很清楚我在微博注冊日期是2011年,那時候大概是因為我一向關注海那邊的大神有好多都在十週年後減少更新,或者說減少提及關於嵐的東西,閑情更是自09年後有點讓人一言難盡,就覺得除了twitter也玩玩微博吧。這麼多年以來除了點贊從來沒有在微博上發表博文,直到大約一年多前才在如晶微博留下兩個感言,前後相隔兩季奇葩說。

這次,我實在對某位飯的言論看不過眼,前後三天回覆了八次。很多年前在這裡說過雷人的不是CP只有飯,今時今日我以為我已經很彿系了,仍然覺得雷人的只有飯。

從2007年至今,12年了,這麼多年我對他們當中任一個有任何不好的感覺我都先放心底,還記得當年二宮被爆戀愛帶人去看演唱會,黃擔朋友立刻和我哭訴,而我仍然在安慰她那麼多年二宮和誰在戀愛我們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追星就是好的事情要感到驕傲,不好的事情也要理解他們是人。就算當年15週年全世界都只記得和罵大野一直有退出的想法而且自己要求solo只唱一半,卻沒有任何人留意到櫻井在演唱會documentary提及不理解感情好所以自己先退開一步的發言,在我眼中至少到現在為止秘密嵐停掉換上櫻井主持番組前後的千絲萬縷我永遠都不會得知真相但我心裡是有想法卻不曾提及,但是那位飯不只列時間表把一些事扣到大野頭上,甚至居然想把秘密嵐停掉的原因扣到大野頭上,我真的很氣。

沒錯,他或者沒有其他四個人對演藝圈的事情心那麼重,至少作為本業的唱歌跳舞他沒有做得比任何人差。至少在被爆戀愛之後除了櫻井正面回應過,他是至今唯一一個道歉並和對方一刀切的人。微博上有幅圖寫得很好,但和那位飯的心情不同的是我至今能原諒但不能理解的是大野為什麼要在二宮生日前一天提這件事。同樣如果二宮真的不想任何人說大野的不對,他為什麼要在會見說這件事是發生在自己生日前一天。以我所知道的二宮他不可能不知道這句話的影響,而且二宮在自己廣播都提及過,以fans的能力又怎會不清楚。或者說其實二宮真的很恨吧。不知道是恨大野在自己生日前一天提出還是恨以團活休止作為會見的答案。

現在我仍然答不出團活休止是好事還是壞事。好的是他們五個終於可以光明正大談戀愛結婚,做所有自己想做的事,不需要擔心fans交了錢要以他們的意見他們的情緒為先。壞的是我會失去一個很重要的精神力量,想堂堂正正入會看一場演唱會的願望可能這輩子都實現不了。

暫時仍然是理性明白並理解,感性是沒有怪任何人但是心情仍然沒有很好,看到一些畫面很容易感觸,恨不得當年自己選擇到日本留學就不會有任何遺憾。

日語,仍然一生懸命。直到2020年12月31日為止,會努力適應沒有嵐的日子。
繼續好好過日子直到他們(如果有)回來的那天。

希望到那時間不會再有一些很討厭的fans,尤其是入坑時間短又不會考古的那種。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我不知道要記錄什麼,但若不記錄應該會後悔。兩天前剛過完125,昨天還在慶祝自家丁先生生日,今早一起床就看到消息,想說開玩笑吧…查了查不是呢。

當年十五週年主播說的話後來被爆戀愛看到解散兩字,結果是自擔先提出來的。要說不理解也不是,畢竟這樣的狀態是要走到哪年哪月,要到達什麼模式什麼狀態才能圓滿落幕?又或者說他們早就滿足了,現在的團體工作很多時候變成周而復始地工作,作為一個藝能人其實並不是一件好事。當然總會有很多人提出前輩團還在啊,但理性地說前輩團的團體工作強度和密度應該都比不過嵐。私心地問討厭嗎生氣嗎,是的,直到現在心情過於複雜我都不知道我應該要怎樣去面對…

面對明明十多年前就可以靠日本的親戚入會我都不要,我要以最理想的狀態到日本旅居然後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入會做會員,就像我用所有途徑買到周邊都比不過自己到日本johnny’s shop親手交錢買周邊更高興。私心也覺得到那時候他們沒有那麼紅,演唱會票也好抽一點,當確認消息後唯一想法就是那我這十幾年的固執堅持算什麼?

但是看了一篇篇報導我又覺得這才是大野智,這才是我喜歡的五人成嵐。要不就不做,要不就徹徹底底,不要模稜兩可
やはり事務所を辞めなくてはけじめがつかない
https://headlines.yahoo.co.jp/hl?a=20190127-00000134-spnannex-ent
https://dot.asahi.com/dot/2019012700028.html?page=1
https://dot.asahi.com/dot/2019012700031.html?page=1
https://dot.asahi.com/dot/2019012700032.html?page=1
https://headlines.yahoo.co.jp/hl?a=20190127-00000581-san-ent
https://www.iza.ne.jp/kiji/entertainments/news/190127/ent19012722080023-n1.html?utm_source=yahoo%20news%20feed&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related_link

無論搬了幾多次家這兩張照片仍是我牆上一道永遠不變的風景;大概2020後未必能再見到五人成嵐,未必能再見到大野智,但我希望他們限定復活之日我已經是他們fan club一員(如果還有的話),然後那篇文章我有兩年時間可以準備了。

直至2020年12月31日為止,最後まできっと笑って 約定する

五月的天

今天上網看完五月天最後一場人生無限公司,回想之前參戰那一場,我究竟要到哪年才可以在台灣看一場五月天的演唱會?不過能參加總比不能參加要好,比如日本某團的演唱會。

我不是五月天的粉,只是無意中看到去哪裡的相信片段裡台上的人和台下所有人的表情都像看到世界末日一樣,再看到他們退兵役復出演唱會的新聞和片段,我居然跑去買了人生中第一張五月天的專輯時光機。

然後就沒有缺席過了。就這樣當了他們的路人粉當了十六年了。

不管多少人說五月天是偽搖滾,不管阿信的詞被多少人覺得沒深度,十六年過後我仍然聽不膩的是五月天的歌,十六年過後還是被五月天的創作所感動。遇到瓶頸聽的仍然是海兩邊各五個神經病的歌…

高三,大學,找工作,工作中…

如果輝黃那一代音樂人寫的音樂影響了一代人,那五月天的作品我覺得也肯定影響了一代人吧。

瘋狂世界>>生活>>人生海海>>倔強>>武裝>>憨人>>笑忘歌>>頑固>>成名在望>>乾杯>>什麼歌

一次又一次拉我起來推我往前走。我真心認為如果沒有遇上五月天和海另一邊的那五個男人,搞不好我早就得抑鬱症…然後又想起林海峰那句鬱這個字真的會讓人得抑鬱

希望10號作品來得慢一點。我還不想跟他們說再見。

以阿信某年前寫下的文字為紀念,我不需要太華麗唯美又霸氣的詞藻,不需要最正確的價值觀,感受是不會說謊的:

誰做的拉麵精神專一投入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誰創造的大雄與小叮噹給我好多安慰長大到如今
誰把年輕的短暫跟無奈種成了一片挪威的森林
誰用全部的經驗與精力不吃不睡陪我們把音樂搞定
誰在電視上拯救了貧窮讓誰流下了淚滴

而誰在蘆溝橋頭無聲的偷襲
而誰在東北擁立了兒皇帝
而誰用平假名片假名ps2漫畫日劇席捲誰的文化經濟

他們都來自同一個國度
而我有我沉默的天平